饭店情事-爱的故事

饭店情事-爱的故事

康平,一个普通的高级饭店服务员,有着高高的身材和称得上帅气的脸庞,邻家男孩的个性使人喜欢和他相处。

一贯的生活作习,似乎沒什么新鲜事,直到一天,饭店住进了一位神祕佳人……。

「有看过吗?那个520号房的客人已经住了大半月了,都还沒离开那间房门一步呢!倒是有个高大的男人进出频繁呵!」今天又听见同事在论谈了,虽然康平早已有耳闻,但还是会想起他…那令人难忘的容颜…。

在一次,好不容易接到来自520号房的电话,前去打扫的是康平,那房间真是乱的可以,浴室、阳台、无一处不是凌乱的。(God!真要命!)正当他在烦脑时,戴着墨镜的男人吩附着別吵醒床上熟睡的人之后,就出了房间,看似要出外办公。也沒时间想那么多。看来他一定很疼他的爱人,连出门也不愿吵醒她,想着想也开始动手整理起来了。

「这是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了吗?」他低唿着,不过说也奇怪,好像沒有一样用品是女性专用的哩!

「嗯…。」床上的低吟声吓到了康平,他以为吵醒了人家呢!在轻声的走过床边时,不经意地看了床上的人儿一眼之后……不看还好,一看可就看走了他的六魂七魄!

天!这美得不可思议的人竟在他的眼前,虽然沈睡中的她面无表情,就已经足够夺走他的唿吸,想必等那明盼睁开,又是另一个震憾。那未修过却有型的眉下,有一双带着浓密而捲长的媚眼,还有小巧饱满的鼻,和红滴滴,像随时随地都在吸引人的朱脣,最重要的是她绞好的面貌配上顶上那微淡的髮色,真是无洩可击呀!康平就直愣在那十几分钟,如果不是对方的翻身拉回了他的神魂,现在还不知在哪游盪呢!但第二个震憾来了!「她…竟然是个男的!?」

「喂!康平,发呆呀!小心被领班看到要扣薪水耶!赶快去庭外收拾客人的餐具。」同事拍拍他的肩膀,把他从上次的回忆拉回来。

「哦…好!」康平随意应了一声,快速走到二楼的大阳台,那里有个非常大的露天庭园,客人通常都喜爱在用餐,它是这饭店的一个特色。现在早餐时间已过,但还有一些客人在聊天,康平收拾着时又进入了自已的思绪中…。

(虽然最后知道他是男的,但也沒有非常失望,难道我是同性恋!?不……还是现在沒女朋友,所以会有怪怪的想法?)既使他这么想,但康平的心里认为他是特別的,好想知道他的名字……。

突然间康平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沒错,那正是佔了他满脑子的「她」,康平一直偷偷地看他,也好奇他为什么今天会忽然出现在这,细心的康平不久后看出了他的不对劲,所兴提起勇气上前,(就当他是一般的客人就好了嘛!)虽这么想,这还是好紧张。

「…请…请问…有什么须要帮忙的吗?」平常流利的英文,这下可不知跑到哪了。

「我会说中文。」他的语气平淡,但脸色不好,桌上的餐品也沒到,只喝了几口。

「是,我看你好像不舒服,须要请医生吗?」康平想他八成感冒了,苍白的脸看了他好心疼。

「不用了,我休息就好了。」他还是一样很冷漠。

「那我送你回房吧!」康平还是希望能帮他一点忙,现在知道他生病了,就更想帮了。

「随便。」说着他站起来要回去,康平也跟了过去,看他消瘦的身体,康平真的想扶他一把。

当他回房时,康平帮他整理好床上的位置,又拿来了一些清淡的食物,希望他吃一点,他就坐在一旁看着康平的动作。

「为什么?」他突然出声。

「什么?」

「我说我们又不认识,你幹嘛对我这么关心。」他不耐烦的说。

「沒…沒什么呀!我只是觉得你须要帮忙而…而已我真的沒別的企图。」其实是想多看他一眼,和他说话。

「少骗人,你们这些人还不都是一样……出去!出去,別打扰我。」他突然吼了起来。

「好,我走,你记得要吃饭哦!」康平临走还不忘提醒他。

他到底是怎么了?康平好想知道,在那一室的凌乱和那个高大的男人之间,康平想了很多不好的情形,使他越来越不安。

终于在下班之后,康平还是决定要去看看他,不知道他的情形如何,有沒有吃饭?

「现在都10点多了,不知道睡了沒?」说着便要敲门,耶!竟沒关!

走了进去,看到他躺在椅子上休息,眼睛盯着康平。

「你门沒锁,很危险哦!」

「你来幹嘛?我又沒叫你,而且现在是下班时间,你不回家?」他还是存着许多敌意,不过比早上少了一些,康平知道他接受他了。

「我是真的关心你,你发烧了?」康平走近他,觉得他的脸红红的,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沒什么,洗个澡就沒事了。」他起身走进浴室。

传来了水流的声音,但不久后又传来了东西掉落的声音,接着有一声巨响。

「喂!沒事吧?」康平开了门,看见他躺在地上,连忙过去扶他。

「沒力气吧?让我来帮你。」说着就帮他洗起澡来了,虽然这时候两人都沒说话,但康平很尊重的自动把眼睛闭起来。

「晴史。」他似乎也感觉到了,忽然说了自己的名字,打破了一室的安静

「咦?」

「我的名字。」他沒好气地说,康平也发现他的害羞,就沒在那么紧张了,自己也可以很自然的和他相处。

这一天他们聊了许多,不过说话的大部份都是康平,他只是静静的听着,偶而回答一下,但表情轻松了许多,不再有戒心,康平也避开问起高大男人的事。

之后的几天康平也都到那照顾他、找他聊天,直到他康復。有时他也会露出美丽的笑容,看得康平心头蹦蹦跳,他真的是爱上他了,不管他的心里有谁,康平都希望他能很快乐的生活。

但有一天,康平进门时,却是一片黑暗…。

「晴史……在吗?」他轻轻地关上了门。

「別开灯。」黑暗中传来了晴史的声音,康平照做了。

「呵!发生什么事……喂…你…」因为突来拥抱,把康平吓了一跳,但他马上就感到晴史的不安,所以用双臂圈住他,希望能带给他一些温暖。

「抱我。」

「什么!?」他沒听错吧!

「別让我再说第二遍。」晴史把脸埋在康平的颈边,抱得更紧了。

康平想了一会,镇静的把他移到前方,注视着他。

「为什么?」

「別问我原因,你要还是不要?」

「我不希望我们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关系,因你一定会后悔,另一方面我也想知道是什么事让你这么不安。」康平温柔的说,他希望能听到晴史的内心话。

「……。」

「晴史,相信我,不论是什么事,我都会帮你的,嗯!」康平把他拉往床边坐了下来。

「我想要忘了他。」

康平心想着,或许是那个高大的男人吧!

「…他……一直沒把我看在眼里,不论我是多么的爱他,他还是选择了他的妻子…但是为什么在当我想放弃他时,他又来找我?对他妻子来说,这跟本就是背叛!」晴史的语气越来越激动,而康平只是静静在一旁聆听着。

「他只有他须要时才来找我,平常对我不闻不问的,我只是他的一个玩具…一个发洩的工具,我非常明白自己是被他利用了…但我就是该死的忘不了他!为什么?我越来越恨我自己!」他勐搥自己的双腿,从中发洩,康平不忍心看他伤害自己,只好将他抱在怀里,这时晴史终于忍不住地哭泣着,在他的肩膀上…。

「你知道为什么我都从不出房门一步,还有房里为什么总是凌乱的?那是我们做爱的结果啊!哈哈!除了床上,阳台、浴室、门边,还有地上的每个角落都……。」

「別说了!求求你別说了…。」康平痛苦的喊着,他不敢想像他们的情景,那会使他疯狂,他只能抱得更紧,像要把他溶入自己的体内一样。

「明天他就要回来了,而也是我要走的时候。」晴史平静了许多。

「晴史!?」他不敢相信。

「过了今晚,如果我还忘不了他,我会走,但如果你让我忘记他…你喜欢我吗?」

「不,我爱你,我很爱你。」康平看着他流得满面泪水的脸,坚决的说出口。

「既使我的心中有別人?」

「不管你爱不爱我,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一直爱着你。」

在听到康平的告白后,他就再也沒顾虑地冲向康平的怀抱。

「如果我先遇见你的话…该多好……。」晴史感动的再也说不出话。

康平温柔地轻拭他的眼泪,藉着皎洁的月光,终于看清了佳人的美丽面貌,而现在的晴史,又更加的动人,康平深深地吻上他的脣,舌头探入他口中寻找期待已久的蜜汁,双手很规律地在他的背上、胸前游移着,不知何时他的上衣已被脱去。

晴史也回应着他的动作,但又更加热情许多,同样的去除康平的衬衫,在他的胸前画圆圈,不时还轻捏,烫舌姿意与他的纠缠。

似乎还不够,康平的手来到他的裤子,轻易地除去,剩下一件纯白的底裤,其馀的一览无遗,无遐的身体,轻易地挑起了康平的慾望。

当两人吻得喘不过气,才依依不捨的分开,康平又不安分的吻向他的耳垂、锁骨,在胸前的乳头上轻咬了一会,来到了小腹…,康平把手覆盖在他的男性象徵上,隔着底裤搓揉起来,不一会儿,那方就起了明显的变化。

「嗯…啊…。」晴史的呻吟就像摧情剂一样,康平也兴奋起来了。

他退去了晴史的最后一件遮蔽物,完美的躯体就显现在康平的眼前,继续爱抚、逗弄着他的男性象徵,直到它变得坚硬。接着顺势用口包围住,慢慢地往下推,往上提,舌头也在其中舔舐着…。

「啊…啊…平…。」晴史被康平弄得喘不过气,指尖插入他的髮中。

「再一会…。」康平又更快、更用力地重覆着动作。

晴史像要不够一样,弓起身子,让他能够更深入,而康平也捧起他的臀,继续他的折磨。

「嗯…啊…啊…平!我不行了,受不了了。」晴史的手离开康平的头,往床单抓去。

之后康平的口抽离了激情所在,他看着晴史将他忍耐已久的慾望结晶射了出来,原本痛苦的表情也转为轻松了。

「怎么样?我还可以吧!」康平一边看着他享受的脸,一边帮他擦去脸上的汗。

「嗯…太棒了……不过……。」晴史使出了顽皮的神情。

「不过什…哇!」康平还沒说话,就被反压在床上,他不怀好意跨坐在康平的腿上。

「现在轮到我了。」随既展开他的反攻行动。

晴史的喘息在若大的房间里,显得非常诱人,康平也被他唿出的热气吹得意乱神迷,他在康平的胸前吸吮着,不放过每一个地方,来到乳头后更加的热情、用力,头上传来了康平的惊喘,他抬起很得意的脸。

「我也不赖吧?別急,还沒完。」接着移到了康平的肚脐,舌伸进去摇动,双手也迅速的脱掉他的裤子,在康平的男性象徵上把玩着。

「天!你真是诱人的东西……。」

晴史也学他一样用口套弄着,手也在康平的大腿内侧抚摸,康平的呻吟声愈大,他也就愈用力。

「啊……不行了…。」康平挥着手,想叫他停止,无奈晴史就是不理。

「还沒啦!我还沒玩够……」

就在晴史一个不注意,康平使力把他往腿下抱了上来与他面对面,又迫不及待的吻向他的脣,两人的滑舌在火辣辣的交缠过后,都停下来喘口气。

「晴史,还可以吗?」他体贴的问着。

「別问,今晚彻底的爱我。」晴史低着头在等待他的行动,康平再也忍不往了,把他压在身下,再次的吻往他,晴史双手抱着康平的头,不停抚摸…。

康平把双手伸向他的下方,轻柔地爱抚,等待它的放松。

「啊…嗯…啊…。」

「你好热…好紧……。」看着他,康平的手也愈抚愈重。

「平……啊……啊!」

他试着把中指慢慢地伸进,引来晴史的娇喘,中指在里头绕动时,晴史的叫喊声也愈大,他的吻把晴史的嘴封住,他要把食指也放进去,虽然有点难,因为晴史的双腿踢动着,但他还是成功了。

「嗯…嗯…嗯……。」晴史的叫喊声全部消失在康平的吻中。

等他适应了两指的存在之后,康平的嘴离开了,手也开始上下抽动,他看着晴史因为他的逗弄,佈满着大小汗珠却性感极了的脸庞,不禁用舌舔去那些汗珠。

「啊…啊…平…我……。」

「你要我吗?」康平看着他迷濛的神情,知道他已准备好了。

「…我要……。」听了晴史的回答,康平把手指伸了出来,慾望的象徵抵着他的入口,体贴但勐力冲进。

「啊!」因为他的长躯直入,晴史的身体轻颤着。

康平停止动作,等待他的习惯,就在他扭动腰部索取更多时,康平也开始抽送,接着一波波的快感涌了出来。

晴史把双腿抬到他的肩上,使康平能更加深入,手指伸入他柔软的黑髮里抚摸。

「啊……嗯……啊…。」两人的喘气声这时迴盪在左右,月光的照射下,床上激情的人儿,不时地发出唿喊声,连月儿都羞红了脸。

当两人同时叫喊出声时,也是达到高潮的时候,汗水留了满身,慾望的结晶也一併射了出来…。

「唿…唿…晴史,你还好吧?」退出了他的体内,双手拭去他脸上的汗水后,才倒在一旁,不过环绕着晴史的腰的手一直沒放。

「嗯…不过我全身无力…。」晴史满足的喘着气,两人在床上等到气息平稳了,康平忽然抱起他起身。

「平…你还有力气呀!要做什么?」

「帮你洗澡啊!」康平轻啄了一下他的额头,快速地走向浴室。

他把晴史放进装满温水的浴缸里,随即自己也进了去,还好他们饭店的浴缸比一般商店还大,否则怎么能容得下两个大男生。

「被你爱的人…一定很幸福。」晴史突然失望的说。

「你说什么,我现在不就是爱你的。」康平抚上了晴史美丽的脸庞。

「我们无法永远在一起的……。」

「……。」

之后两人就再也沒说话,他们知道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也就是分开的时候了…。

「我爱你。」这一声是在康平临走时,晴史说的,他睁大了眼,看着门慢慢的关上,他们还有希望吗?

「拜拜!」

「要不要一起去喝酒?」

「不了,难得休假,我想早点回去休息,拜拜!」康平回绝了同事的邀请,独自走在树道中。

「已经一个月了,不知道他过得如何?」当康平想着他时,一颗颗冰冷的雪球,从天空落了下来,像是为他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啊!下雪了。」就在康平抬头看完雪景低下头时,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他的前方。

他一开始还不相信,当那个人愈跑愈进时,康平露出了笑容,快速的奔向他,是他!

「平!」晴史跳进他的怀里,康平也抱起他在原地转了几圈才放下。

「天!我真不敢相信!你为什么……。」康平激动得说着,口中不断的冒出白烟。

「先別问,给我一吻,我好想你。」

康平一听,二话不说,给了他有史以来最深情的吻,把这一月来的思念,全投入在这长长的深吻里……。

~END~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