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沉沦之夜莺俱乐部8

“叮呤呤……”

恼人的电话声响个不停,彻底扰乱了周六早上慵懒的氛围。

“谁这么讨厌啊……”

用被子包住头,里面的人万分恼怒的呢喃着,终于还是顶不住永不放弃的电话铃,无奈的从被窝里探出头来,抓起听筒放在耳边。

“喂!谁呀……”

“小春,是我,鲁广男啊……”

电话里传来男警员的声音。

“鲁和尚啊,什么事啊你最好祈祷有周六早上吵醒我的最佳理由……”

女警小春愤慨的咕哝。

“那个……小春,昨晚上叶子回宿舍了么”

鲁广男怯怯的问。

“安琪啊,好象没回来哦……没听见门响。”

小春捂嘴打了个哈欠。

“没回来啊……”

男警语气带了一丝担心。

“怎么了担心她和男朋友在外面过夜啊……嘿嘿!”

小春窃笑。

“安琪有男朋友了”

电话对面的人明显急了。

“别急啊……我骗你的,昨天晚上看见综合室的范姐开车带她出去了,好象是安琪身体不舒服,去医院了。”

“身体不舒服么怎么手机是不在服务区呢”

男警真的开始担心了“一夜没回来呢!”

“没事,她妈妈不是医院的么,可能住她妈那了,反正今天是周末。”

小春安慰。“要不你给范姐打个手机……”

“算了!”

鲁广男叹了口气“这大周末的……”

“喂,你小子这么关心人家女孩子干啥”

小春笑着质问。“司马昭之心就快路人皆知啦!”

“什么呀,就是想请她吃个饭。嘿嘿”男警无力的辩解。

“算了吧,你咋不想请我吃个饭,告诉你小子啊,可得把安琪看好了,对她有意思的雄性动物可以排到月球了!哈哈”“行了,别笑话哥哥我了,我这不也是春天到了么!”

男警求饶“安琪回来让她给我电话。”

“好的,不过要是你俩以后真的勾搭成奸的话别忘了请姑奶奶我吃大餐。”

“知道了,我的小姑奶奶,挂了。拜……”

鲁广男苦笑。

“拜拜……”

此时,在市郊马家大院里的客厅里,几个人正对着一个手提电脑屏幕看着什么。

“就是她么”

问话的是一名一身黑衣的美貌贵妇,她四十岁左右的年纪,精致的化装掩盖了眼角轻微的鱼尾纹,华贵的长裙覆盖着略显丰腴的性感肉体。

高傲的脸上带着长久发号施令所养成的颐指气使。

“是的,她就是叶安琪,叶雪的女儿!”

回答的人是范露露,她在贵妇面前显得有点畏畏缩缩,好像老鼠见了猫的感觉。

“就是她没错!”

马老头在边上插话,这个昨夜强奸叶安琪时嚣张万分的老色狼,在贵妇的面前却装的必恭必敬。

“昨晚上你就上了她了你个老混蛋还真是急着老牛吃嫩草啊!”

问话的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人本来长的不错,不过大眼泡黑眼圈,一副被酒色掏空的样子。

“嘿嘿,回彪爷的话,这小婊子确实漂亮,我一时就没忍住!没让彪爷喝上头汤。以后我保证多搞几个雏陪给彪爷!”

老马头难得有点脸红,讪讪的跟毛彪解释。

“算了!本来就是文娜答应你的,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你也知道我不太在乎这个,尝过男人味的妹子更放的开。我只问你这小骚货滋味怎么样”

毛彪对这个显然更关心。

“这个真是没话说,别提多爽了!彪爷要不一会也试试。”

老马头腆着脸对毛彪讨好道。

“先别说这个了,反正人在这又跑不了,先说说这个小婊子心性咋样好搞定么”

站在一边的另一个女人问老马头,这是个身高至少175以上的短发女子,一身皮衣热裤和红色的过膝皮靴,衬托的身材既强壮又性感。

“要说小脾气还是很烈的,还踢了我老二一脚来着。不过肯定是温室花朵长大的,应该没吃过什么苦!没见过什么真格的。”

马老头思考着说。“从昨天我干她的反应来看,小婊子本性是很喜欢做那事的,身子对媚药的反应相当棒,耐受力也不错,敏感度更是非常之好。”

“人还是非常聪明的,昨天两次差点给她跑了。”

范露露小声说。

“现在把她扣在这里不要紧么”

贵妇转身问范露露。

“今明两天不要紧,就是有人问我也可以搪塞过去,就说去她妈那里住两天,不会有人怀疑的。只要周一她正常上班就没问题。”

范露露咬牙回答,为了这次绑架,她已经把全部赌注都压上去了,要是出了纰漏,第一个死的就是她。

“那好,就这样吧,老毛你和小红都留在这,这两天和老马一起把这小婊子给我彻底拿下了。我后面有大用。别老想着肏她,适可而止就行了。以后降服了,天天干炮也由得你。”

贵妇做出了最后决定。

“知道了,老婆你放心,我就是再怎么馋她,最爱的也还是你!”

毛彪嬉皮笑脸的应付着。

“是,夫人!”

其他几个人可没那么随便。

贵妇吩咐完几个人,就仪态万千的离开了马家老宅。剩下几个人在一起嘀咕坏水。老马首先找来看守安琪的女儿马兰问“现在人怎么样”

“还行,昨晚累坏了,我给她洗澡的时候就睡着了,我看门也锁的紧,就把手铐解开了!”

马兰一边想一边回答“早上起来哭了一会儿,范警官进去劝了几句。我看现在也不哭了,刚刚还吃了点东西,又上厕所带洗澡。现在在床上躺着发呆,毕竟没衣服穿她也起不来啊。”

毛彪点点头道“不错,不是个榆木脑袋一根筋的,还知道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红蜘蛛嘿嘿一笑“知道想活就好办。”

“把我带来那套衣服给她送进去!”

毛彪吩咐马兰。

安琪赤身裸体躺在白床单上,把被单拉到脖子下面,大眼睛空洞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她到现在都无法相信,昨晚那噩梦般的遭遇真的发生了。而且轻易就摧毁了自己整个人生和未来。

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自己该怎么去面对。一旦这些遭遇曝光,自己怎么面对妈妈,怎么面对朋友、领导,甚至还有那些追求者,自己还能活下去吗不对,自己不应该这么想,自己是被强奸的,自己的灵魂还是纯洁的。女警反复对自己进行着心里建设。

早上从昏睡中清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曾经嚎啕大哭过。可是后来范露露进来说的话很有道理,哭是最没用最于事无补的。那个叛徒甚至还劝自己认命,这个绝对是不可能的,只要没有药物的控制,这些罪犯是没法让一名人民警察屈服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自救的办法。看着门窗上的铁栏,安琪暗自谋划着。

“咣当!”

房间门勐的被推开了,一直监视自己的少妇马兰走进房间。手里捧着几件衣服放在床上“穿上这些衣服!”

“我不会穿的!”

安琪对他们父女的一切都很反感。

“穿上!”

马兰不怀好意的看着安琪被单下的身体“不然我就会狠狠打你屁股的!”

女警闻言本能的蜷缩了一下身体,臀部和小脚都恍惚刺痛起来。对方加诸自己身上的侮辱再次鲜明的浮现在眼前,只有咬着牙不在出声。

看见她不说话,马兰知道她已经服软了,笑了笑道“你傻呀!穿总比不穿好!”

转身出去了。

安琪看着那套衣服,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是啊,穿总比不穿好。

等到女警起身穿上马兰送来的全套衣服,她马上又开始后悔了。虽然衣服很合身,几乎是按照她的尺寸定制的。

穿戴完毕的安琪站在全身穿衣镜前,脸色绯红又气又怒的看着镜子里的人。

镜子里的女孩呆呆的站着,身上穿的居然还是一身深蓝色女警服,而且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套衣服不同于一般的刻板制服,而是经过了很多改良,上衣领口很低,腰部收的非常窄,可以说非常贴身,挤压的安琪一对大号丰乳几乎半个突出在领口外面,乳沟更是深不见底。

下身的警裙更是超短超紧,完全把臀部的形状勾勒出来,裙子下边更是刚刚和大腿根平齐,勉强遮住女孩的下体,两条修长玉腿被完美的裸露在外。要知道马兰送来的衣服里是没有包括内衣的。这样的警服穿在裸体上只会让女警看起来更加性感诱人。甚至连鞋子也是超极性感的高跟细带凉鞋。

“真下流!”

安琪愤愤的骂人,这身警服与其说是服装,不如说是羞辱。

就在她对着镜子气愤跺脚的时候,房间的门再次打开了,范露露和马兰一左一右簇拥着红蜘蛛走了进来。

“你们想干嘛”

安琪惊吓的用手遮掩着胸口后退,眼睛警惕的看着进来的几个人。

“你就是叶安琪”

红蜘蛛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着小女警“确实很漂亮阿!”

“你是谁”

安琪下意识的害怕眼前的高大女人。

“我是红蜘蛛,以后你可以叫我红姐,不过我个人更喜欢你叫我主人!”

红蜘蛛脸上挂着危险的笑容。

“主人你也为你是谁啊!”

安琪愤怒的喊。

“不要紧,你很快就会习惯的。”

红蜘蛛无所谓的点点头。

“休想!我是不会屈服的。”

安琪预感到危险,再次后退了两步,小腿撞在床沿上。

红蜘蛛不再说话,只是冲安琪一努嘴。身边的马兰和范露露两个人冲上来,一人一边把安琪按倒在床上。安琪则拼命挣扎,双腿乱踢。一时间三个人纠缠不休。

红蜘蛛看到这个情况,嘴里不耐烦地骂了一句。走到床边,勐地挥拳在安琪小肚子上锤了一拳。

“啊……”

安琪痛的把腿蜷在小腹上,俏脸惨白牙齿紧咬下唇,再也无力反抗对方。

马兰两个人把安琪的身体翻过来压住,同时在她肚子底下垫了两个枕头,把屁股垫高。由于刚才剧烈的纠缠,安琪本就短小的裙子再次退到腰部,女警的圆润美臀完全裸露出来,小巧美丽的花唇和菊门更是毫无遮掩的展现在红蜘蛛面前。

“混蛋,变态……”

小女警头被按在床单上,浑身颤抖的咬牙忍住泪水,不明白这些女性罪犯为什么对自己害羞的源泉也那么执着。

“颜色真好啊!”

红蜘蛛不理小女警的咒骂,自顾自的拿出一支500CC的注射器,从一支药瓶里抽了大约300CC的油状透明液体,最后炫耀似的把注射器拿到小警花眼前。“宝贝,认识这个么”

“这是什么”

安琪注视着眼前的器具,本能的感到害怕。

“是甘油!无色无味无害!”

红蜘蛛残忍的笑着“马上它就会被注射到警官你的屁股里面。然后你就会……嘿嘿,先把警官你的屁眼洗洗干净,别人再来好好享受啊!”

“混蛋!你们真无耻……无耻……”

安琪再次愤怒的剧烈挣扎,可惜被三个女人用力压住,她弱小的反抗无法产生任何效果。

红蜘蛛坐在女警腿上压制住她的蹬踏,一手拿着注射器,一手探入臀沟拨弄小巧的肛门,手指抚摸那精致的褶皱,感受身下女体敏感的战栗。“真诱惑啊,我都有点迫不急待了。”

翘着屁股的女警,此时已经惊恐的感觉到,身上压住自己的高大女人正在抚弄自己羞耻无比的肛门,秘部难耐的刺激和巨大的心理羞辱让小女警几乎崩溃的大哭起来。“不要……真的不要……求你了……”

“一会你就会舒服的……”

红蜘蛛残忍的把注射器注嘴勐地插入安琪的肛门,看着小女警哭喊着剧烈的收缩括约肌,狠狠的把注射器里的甘油全部推进了可怜女警的屁股里。

(作者语:本人由于对浣肠后续场面无爱,此处省略300字)安琪浑身汗湿,虚弱的从卫生间出来,被架着放倒在床上,两次被羞耻浣肠以及伴随的心理羞辱,严重消耗了她的体力。

最让她内心惶恐的是,刚刚被罪犯强迫清洗肛门的时候,女警的蜜部竟然隐隐感到一股空虚的冲动。屁股的核心更是感到电流四射的欲望。甚至她本人也对自己身体这种不正常的反应感到难以置信。

自己难到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么这个念头不由自主地冒出来,不过就被安琪否认了。不是的,自己是一名坚强的决不向罪犯屈服的女警!她严肃的对自己的内心强调。

红蜘蛛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警服美女,嘴角含着一丝嘲讽的笑容。这样无法反抗,而且羞耻的被对手摆弄自己最私秘的器官,应该已经严重的摧毁了小女警的自尊心了吧!不过这还不够,还要让她认识到身体的欲望是不可抗拒的。

“把她绑起来!”

高大女人发号施令。

在整个过程中都一言不发的范露露和马兰,立刻象士兵服从将军一样执行了红蜘蛛的命令,安琪被四肢大张的绑在四个床脚上。手脚上都紧紧地缠了皮绳,根本无法挣脱。

“不要……放了我吧!”

女警努力的摇着头,轻声哭泣。

紧接着,更让她惊恐的事情再次落在她身上,马兰再次拿来那种层让她铭心刻骨的乳液,和范露露一起动手涂满女警花所有的私密和敏感部位。

“不要了……求你们……不要再用那个药了!”

感觉到范露露的手指在自己娇嫩的花道用力涂抹,女警花惊恐的苦求对方。

“这个不是很舒服的么!”

马兰轻蔑的说“昨天我爸干你的时候你不是很爽么!”

“不是的……是因为药的关系……”

女警含泪努力的辩解。

可惜任何恳求对铁石心肠的对手都不起作用,涂抹完媚药的马兰甚至拿来了一条黑布,严严实实的把小女警的眼睛蒙了起来。

安琪紧张万分的竖着耳朵,慌乱的猜测着对方还会怎么羞辱自己。

红蜘蛛伏下身子,嘴凑在安琪耳边,唿出的热气刺激着小女警的耳廓,激起耳后一片战栗。“现在给你放个刺激好听的声音,你要仔细听好了。”

安琪正在对红蜘蛛的话迷惑不解,一副全罩式耳机已经被覆盖在自己的耳朵上。随着一声电流的蜂鸣,开地很大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小女警先是疑惑了几秒,随即变的面红耳赤,羞得完全把脸埋在枕头上抬不起头来。

“恩……嗯……好深哦!”

“用力……不要……啊……我死了……要死了”“婊子!叫爸爸,要爸爸的肉棒!”

“啊……不……不要……爸爸……安琪要爸爸……的肉棒!啊……”

耳机里传出的女声非常熟悉,竟然是自己在昨晚被侵犯现场的实时录音。这些无耻的罪犯竟然还录了音,安琪恨恨的想。可是自己在里面的叫声……也太诱惑太不知羞耻了。

“肏死你个小浪货……淫穴好紧啊!”

“不要……不要顶的那么深……求你……求求你饶了我!”

“淫荡的女警花……快摇你无耻的大屁股!”

“是……是……请尽情享用我的屁股吧!”

耳机里的声音似乎永远不会停止,安琪突然屈辱的想到,那些罪犯肯定已经听过这些录音了,那他们……肯定也听过自己淫荡的浪叫了。虽然是因为淫药的关系,但是别人还是会那样想的吧。

女警感觉自己已经被羞辱的浪潮彻底淹没了,她大喊着求别人停止播放,可由于耳机的关系,她甚至连自己的声音也听不到。

如果这些录音被送给别人……甚至放到网上……天啊,安琪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了。她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深深的跌落到无底的深渊。录音里这么不知羞耻的表演,即使自己解释是被强奸,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吧,如果还有录象……

无边的恐惧让女警的身体彻底蜷缩在一起,一个可耻的念头压也压不住,如果……自己向对方投降的话,认输的去恳求这些罪犯,会不会……

此时录音中的男女唿喊越来越激烈,听声音已经到了性交的最后关头。

“唿……小婊子……用你的阴道夹……夹紧老子的鸡巴!”

“是……是……啊……好深……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好紧……干死你个骚货……肏肏肏肏肏……”

“啪啪啪啪……饶了安琪……死了……”

“说你是婊子……是妓女……是最淫荡的妓女!干……”

“啪啪啪啪……不……啊……是……我是妓女……安琪是淫荡的妓女……”

沉浸在屈辱中的安琪,听到耳机里传来自己承认自己是妓女的无耻宣言,不知为什么,下体不可抑制的喷出一股热流,嘴里忍不住发出甜美的呻吟“啊……”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