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罗作者:慕蓝颜

   “啊……哥哥……好舒服啊……啊啊!”卧室里的大床上,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的少女身体随着身后男人的挺进和抽离断断续续地啜泣着。

“绮儿,你的小洞真是又湿又热!”英俊的男人继续用煽情的言语刺激着少女的情欲。“告诉哥哥,你下面的‘小嘴’为什麽又湿又热

“因为……啊……因为哥哥的……哥哥的东西……全都射在……啊啊啊……绮儿的身体里……啊啊……”罗绮泫然欲泣地看着自己坏心眼的哥哥。

“乖!”男人用力地一个挺身和少女同时达到了高潮。

罗辉睁开眼睛,掀开被子,满足中有带着沮丧的看着自己的亵裤。真是的!又做了这种梦,虽然能梦到和妹妹在一起,但是这么天天来,就算他身体受得了,也快要无法忍耐那股压倒绮儿的冲动了!

罗辉拿过干净的衣服去卧房后面的汤池沐浴。十月的天泡温热的汤池正好。罗辉慵懒的靠在汤池边上,半个身子都浸在水里,闭上眼回味着早上的那一场春梦。想着梦中绮儿在自己身下娇媚的脸儿,一股热流慢慢的汇聚到鼠蹊部,罗辉伸手握着自己的阳具,上下移动,速度越来越快,正舒爽间,突然外面卧室的门被人自外推开,伴随着“啪~”的开门声的是一串咋咋唿唿的少女声。罗辉停下手,无力的抚额苦笑。

“  哥哥,哥哥,快点起床啦!你昨儿答应今天陪我去庙会的!”罗绮小跑到床边,“咦床上没人哥哥又在泡汤了”皱皱鼻子,罗绮转过汤池和卧房之间的屏风,不出所料的在汤池里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哥哥!你又一大早的沐浴,真是的,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刚起来就泡汤,对身体不好的!”罗绮鼓着小脸数落自己的哥哥,她就不明白了,平时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哥哥怎么在这点上这么固执

“绮儿,你还说哥哥!你自己还不是一样的不听话!哥哥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随便进男人的房间,你看你还闯到我的汤池里!成什么样!传出去能听吗!女孩子要矜持啊!”罗辉头痛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又一次!该死的又一次!在紧要关头欲望被硬生生的憋回去!

罗绮不满的嘟嚷,“有什么关系,我们是兄妹,又是未婚夫妻,还用得着避嫌吗。哼~哥哥不要磨蹭了,快点起来穿衣服,你答应了的,要么陪我去庙会,不许反悔!”

罗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挥挥手,示意她先出去,等他更衣。他这妹妹啊哪里都好,就是没心眼,都不知道他每天忍得多辛苦!若不是爹爹看的紧,一定要他们成亲了才能亲热,他早就吃了绮儿了!不过也快了,还有半个月就成亲了,喜帖早已发出去,现在罗家上下也是一片的喜气洋洋

庙会对女孩子来说似乎有不可抗拒的魅力,半个月一次的庙会里有八成的女人,剩下的两成男人实在是很容易被忽略的弱势群体。

尽管周围挤满了人,但罗辉的眼里只有前面那个拉着自己的手,使劲往前挤,还会因为他走得慢回头瞪一眼的娇俏少女

“哥哥快点啦~

“绮儿,走了这么久累不累,要不要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罗辉眼里满是宠溺的看着自己活泼的妹妹,也是自己最爱的人。

罗绮抬头看到自家哥哥又用那种让自己心慌慌,脸红红的眼神看着自己,心里暗骂‘真是的,哥哥又来了。’边羞涩的垂下粉颊。罗辉笑笑,牵着手把罗绮带到一处茶寮里。坐下,唤过小二,点了一壶茶静静的品着,却没有放开两人的手。茶不是好茶,品的是那份有情人间的甜蜜羞涩。!

暮日西斜,庙会上的人都已散了,只剩下几个小贩还在收摊,两人竟然就在茶馆里静静的坐了一下午。

“天色已晚,绮儿,我们也回家吧。”结了帐两人慢慢的走回家。

街上尚未归家的行人只见一个长相娇俏可爱的少女拉着一个英俊的男人的手,嘴里貌似生气的说“都怪你啦,硬拉着人家在茶寮里面坐一下午,都没有去逛街,不管,下次的庙会一定要再陪我出来,不然不理你了!

快点啦,现在又这么晚回家,爹爹又要说了!”虽然嘴里说着抱怨的话,催着男人快点走,但是自己的脚步却一点也没有变快的迹象,两人仍是慢慢的走着。旁边的男人满了宠溺的看着抱怨的小女人。路过的人结会心一笑,看这甜蜜幸福的样子,定是一对佳偶。

“呵~”罗辉轻轻一下,俯身在罗绮的耳旁道“绮儿,下个庙会,我可不能随你一起出来了,别说我,就是你也不能出来,那天可是我们的大喜日子呢!莫非你想偷跑这我可绝对不许!”

罗绮听这话脸上更红了,暗暗抱怨‘说话就说话嘛,干嘛还要在耳边说,都不知道那样我很痒的吗!’只顾着抱怨,却没想过,若罗辉真的在大街上说出这话,被路人听到了,皮薄的自己会怎样。

罗辉看着明显又在肚子里腹诽自己的罗绮,再度俯首,用比刚才更轻的,更温柔的语气说着肉麻的情话,“绮儿,虽然下个月庙会我不能和你一同来,但是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我可以陪你逛一辈子的庙会,直到我们老了走不动了,也让下人推着我们来。我们还可在庙会边上选一块高地,盖间屋子,你若想看庙会了,就把窗子打开。”

“呆子,谁喜欢看庙会啊,庙会是拿来逛的,看着有什么意思。再说了,谁,谁答应和你老了一起看啊!”罗绮红着脸说完这话,甩开罗辉的手,走到前面。!

罗辉温柔的一笑,快走几步,不管罗绮那欲拒还迎的挣扎,牢牢的握着她的手,走回家。!

半个月的时间,在读书人的眼里太短,短到不够他看完想要看的书;半个月的时间,在官差的眼里太短,短到不够他在限定的时间里破案。!

半个月的时间,在罗绮的眼里忽短忽长,短到她还没做好准备便要嫁给哥哥,又长到她等这一天已等得太久。罗辉可不管她是长是短,他只知道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多年了!

九年前,看着爹爹捡回一个黑黑瘦瘦的,胆儿小小的女孩告诉他,这就是他以后的妹妹,看着面前陌生的妹妹眼里,干净却又藏着害怕的眼神,就好像他养过的那只小土狗一样可爱,他决定这辈子都要宠着自己的妹妹,当一个天底下最好的哥哥。!

六年前,看着被全家人养得脸蛋白白的,性子也是活泼可爱的,喜欢紧紧的拉着自己的手的妹妹,他决定,他不要当哥哥了,他要娶她为妻,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心似乎变了,不再是把单纯的当做妹妹。

去想爹爹说明了自己的心意,得到爹爹的许可,只要绮儿也喜欢自己,便可娶她为妻。从此他便换了个方式来宠爱绮儿,因为一份单纯的兄妹之情已不是他想要的了。没有勐烈的追求,怕吓到了年纪尙小的绮儿。亦没有写那些穷酸的诗文,因为他那活泼可爱的妹妹可是不会喜欢那种东西的。只是默默的陪在他的身边,慢慢的让绮儿只会依赖着他一人,温水煮青蛙对于绮儿来说是最好的办法了。

两年前,在绮儿刚刚识情的时候便在她的心底确认了自己的地位。两情相悦,甜甜蜜蜜。

一年前,两人行文定之礼,宣告了绮儿的归属,杜绝了外面那些狂蜂浪蝶的窥视。!

今天,他,罗辉,二十有三,终于要娶到自己那等了多年,爱了多年的妹妹了

一大早的罗府合府内外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负责迎宾的罗家总管在门口高声迎候着众多贺客,收到喜帖的人纷纷从各地赶来祝贺,即使没有收到帖子的,也不请自来沾沾喜气。罗府也是来者不拒。成亲么,客人自然是越多越好。

罗绮本就是罗家养女,本也不用出去迎亲了,但罗家大少深怕众人不知道罗绮是他娘子似的,非要雇了喜轿乐队,绕着城里走一圈。罗老爷就干脆把罗绮送到自己的好友县太爷那里认个干爹,从县衙接出来绕城一周再到罗府成亲。

到了吉时,拜过天地,新娘子被送入洞房之后,罗辉这新郎官就被扣下来轮番灌酒了。

罗辉一眼看到满满堂堂的贺客,惊了一下,他爹这是把所有认识的都请来了吗这么多人,要真一杯杯喝下来,谁来赔他的洞房花烛夜啊!正苦恼间,眼睛一亮看到平时玩乐的几个好友朝他走来,暗喜这下有救星了。

那几个好友虽埋怨罗辉太早成亲,连累他们也被催婚,但是一个个都知道罗辉想娶罗绮都想到疯了,这回终于成亲了,现下还是先帮着小子拦了酒再说,要算账以后有的是时间。

罗辉喝了几杯酒变偷偷的跑了,只余下一群好友在那里挡酒,转到新房的院落,交代小厮不论如何,不许放人进来。进了新房,打发走喜娘、小婢,房内便之余一对新人。!

想了多年的事情成真的,罗辉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呆呆的看了罗绮许久,才想起来应该掀盖头。拿过喜秤,把盖头挑了,只见新娘微微垂着头一张俏脸经过装扮,比平日更显几分美丽。

“噗~”

罗绮双颊绯红,正害羞中,听到这一声笑,虽然不解,却也不好意思抬头。

“呵呵,绮儿可是在害羞这么害羞可不行啊,今晚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呢!”罗辉伸出一根手指抬起罗绮的下巴“来来让我好好看看我的小新娘。啧啧,绮儿今日也是光彩照人啊,幸好盖着红盖头,不然我可要吃醋了呢。”

罗绮听到这话,本想反驳,但是不知为何却无法开口,只是把头更往下垂了些

罗辉也不为难她,径自到了桌上取过两杯酒,将一杯交予罗绮,“绮儿,饮下这合卺酒你我便是夫妻,白头偕老,永不分离。罗辉这一世能得罗绮为妻,足矣!”

罗绮听了这话,也不知怎么形容,只觉心情激荡起伏,似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最终抬起来头来道,“哥哥,绮儿不会说那些好听话,绮儿只能告诉哥哥,若哥哥生,绮儿伴你身边,若是哥哥出了事,绮儿也一定会追随哥哥而去,上穷碧落下黄泉,契合只想和哥哥在一起。”

“绮儿还说不会说好听的话,这话说得我都感动了。”罗辉满脸的激动,双眼更是微带湿润,与罗绮双目相视“绮儿,哥哥对你也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一生不悔!”话落两人一起饮下了合卺酒。

罗绮不胜酒力只一杯便已双颊微红,看得罗辉心中一荡。伸出手,轻轻抬起罗绮的下颌,用灼热的眼神看着她。

越来越灼热的眼神,似乎无法承载罗辉的欲念,他勐地把罗绮拉入怀中,罗绮来不及惊叫,小嘴已经被堵上。罗辉一边吻着罗绮,一边抱着她,把她放在床上,旋即整个人覆上去。舌头也在罗绮的小嘴里越加放肆起来。

被他压在身下的娇躯柔若无骨,与他紧密相贴,完美的契合。她天生该是属于他的娇人儿呀!罗辉脑海中只存在着这个想法,专注的吸吮着她软绵的小舌,舔弄着她腔中泌出的香甜津液

他像只采蜜的蜂儿般,贪婪的吸啜着那娇嫩的红唇,“绮儿……绮儿……”!

勃发的欲望催促着他寻求更多的快感。

轻咬着她的唇瓣,他火热的舌尖勾勒着她红唇的轮廓

然后缓缓的下移,沿着她的嘴角、细致的下巴、雪白的颈子,最后舔到了她衣襟略微敞开的锁骨下方那片滑腻的肌肤上。

他用舌尖感受她肌肤的细致柔滑。

大掌早已迫不及待的从她腰际抚上了她乳侧,捧住了一方软乳下缘,正以挑情的方式抚弄着她的敏感,抚触着她的娇躯,亲吻着她的甜美,这不但没有让他感到餍足,反而感到更深的饥渴。

他渴望在她身上得到全然的满足!

罗辉的长指不安分的潜入鲜红的嫁衣内,不安分的拉扯开包覆着两团绵乳的单薄布料及丝滑的兜儿,让她雪白的肌肤裸露在烛光之下

罗辉的双手,大力的揉捏着罗绮的双乳,乳房传来的疼痛之感使罗绮双眉微皱。罗辉尤不知足,更是将脸埋入双乳之中不停的舔舐,过了一阵方从雪白的乳肉上抬起来,转而来到殷虹的乳头上。

大嘴毫不客气的含入一个,先吸了一下,再用舌头抵回去,紧接着又把咬着乳头把它拉出来再弹回去。

乳上传来的濡湿及温热吸吮让罗绮浑身燥热,罗辉吸咂的力道忽重忽轻。 罗辉像是一团火,在她身上各处点起一簇簇的烈焰火苗,让她全身上下由里至外燥热难耐,那种难受又舒畅的感觉让她的理智完全消散。虽说成亲前也有嬷嬷说过此事,但是怎么也没想到竟是如此的激烈,叫人无法承受。

正当罗绮稍微适应了一点,找回了一点理智,却又感觉到一只手伸到自己的下体,她一惊,慌得用手阻止罗辉的动作。

罗辉并不恼,轻轻从喉间发出轻笑,因欲望变得嘶哑低沉的嗓音魅惑了人心,“绮儿怎么如此主动,不让哥哥碰这里是想要自己动手吗。

罗绮因这与平时完全不一样的罗辉而怔愣,完全无法消化罗辉刚才的话。下体又传来被碰触的感觉,一惊之下回神,却羞得一脸粉红。原来罗辉说完之后直接抓着罗绮的小手,与她一起抚慰着下体,罗绮心中虽羞,却也知道这是必经的过程,闭着眼,也不去管罗辉的动作如果,只是全然的配合之姿

罗辉看着罗绮全然信任的样子,心中柔情万千,动作却是越加放肆,一手撑开罗绮的阴唇,一手带着罗绮的长指缓缓插入阴道。手指一进入阴道,罗辉的心神便被那灼热的紧致完全吸引,梦中再怎么激烈又怎么比得过显示的感觉。!

带着罗绮的手在甬道内浅浅的抽插着,不敢用力,怕把那层薄膜给弄伤了,那可是他打算留给自己的最好的礼物啊

撑开阴唇的手指转移到了被狠狠蹂躏过的乳房上,嘴唇也吻上了罗绮的阴蒂一阵勐吸。

罗绮一个未经人事的姑娘怎么忍受得了如此的刺激,直把她弄得嘤咛浪声不断。理智早已被欲火焚烧殆尽,两根长指浅浅的抽插早已不能满足,体内的空虚叫嚣着哟去寻找更好的东西,却又不知道应该找什么,罗绮张着欲火迷蒙的眼睛无助的看着罗辉。

罗辉的欲望早已肿胀的要爆出来,哪里还禁得起罗绮如此的诱惑。

罗辉把手指抽出来,让罗绮的长腿环上自己劲瘦的腰,一手扶着自己的欲望抵在阴道口,勐的把欲望送了进去,鲜红的处子之血缓缓的流了出来……罗绮被这突来的疼痛激得全身一跳,勐烈的欲望也退了不少,想要挣扎却被罗辉的双手给制住。

紧致、灼热、柔软这些只在梦里体会过的感觉终于成真了,罗绮终于是属于她的了,从此以后再也没人可以和他抢

虽然知道绮儿很疼,可是他实在是忍不住了,罗绮的阴道因为疼痛而微微的抽蓄着,直冲大脑的快感不停的刺激着他进攻。

!

罗辉缓缓吐了一口气,便开始勐烈大力的抽插,几乎把欲望整根抽离只留龟头在罗绮体内再狠狠的捣进去,力道之大使整张床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罗绮也受不了如此勐烈的动作,虽然很疼,但是那中期带着的酥麻却又蚕食着她的理智,只能跟着罗辉的动作不停的发出浪叫。

“绮儿,说你是我的,说你要我。”

“啊……哈啊,哥哥……绮儿是你的……绮儿……绮儿要你……哥哥不要停……啊哈……绮儿要哥哥……嗯……要哥哥一直都陪着绮儿……哥哥把我插烂也没事,只要哥哥快乐就好……嗯啊……”

罗辉听到罗绮的话动作更大了,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想要把罗绮的子宫直接捣烂

“哥哥要把你下面插烂了,再也不能离开哥哥……啊……绮儿,哥哥要一直一直插在你的里面……把你里面填满哥哥的精液,让你给哥哥生小孩……”

“哥哥……哥哥……给绮儿小孩……

“绮儿,哥哥很早以前就很想这么插你,哥哥恨不得插进去就不出来,睡觉吃饭走路都操着你……硬了就接着干……”

“……啊啊……哥哥那样绮儿……会、会被操坏……啊!”

“绮儿不是说……哥哥插烂了也没事吗……”

“……啊嗯……可是绮儿要给哥哥……啊……要给哥哥生小孩……啊……不可以被操坏……啊嗯……哥哥等绮儿……绮儿生下宝宝……绮儿天天给哥哥插……嗯……吃饭操走路草都可以

罗辉爱恋的在罗绮脸上一吻‘绮儿啊绮儿,这样你怎么叫我不爱,如何叫我不喜欢。'

也许是成亲的喜悦闹的,也许是喜酒闹的,也许这事就罗辉的本性,在这一夜罗辉几乎完全放开了自己抛开了那些礼仪道德。而罗绮更是全身心的信赖这罗辉,不管罗辉想要什么都会给他。

“可是绮儿给哥哥生小孩的话,要好久不能操绮儿了……那哥哥怎么办。绮儿……要哥哥去操别人吗……”

“啊……不要不要……哥哥是我的、我一个人的……哥哥绮儿没事的……绮儿有宝宝了哥哥……啊……哥哥也可以操绮儿……哥哥不要去找别的女人。呜呜~~不要找~~~~”

“傻绮儿,哥哥这辈子只要绮儿,你不负我我不负你,我不负你你不负我!”

“呜啊……绮儿这辈子也是……啊……哥哥慢点……

“绮儿再等一下……再等一下就好了。”

罗辉感到自己快要爆发了,本来就快的抽插更是上了一个台阶,直把罗绮顶的往前撞,在一阵的勐烈抽插后,低吼一声终是释放在罗绮的体内。

罗辉也不把东西拿出来,就那么堵在里面,不让自己的东西流出来。低下头细细的吻着罗绮的乳房,同时把手伸到泥泞的下体,按揉这罗绮的阴蒂,他知道罗绮还没有到释放,一般女子的欲望本就难以到达高潮,而罗绮恰巧就是体内没有敏感点的女性,这点在一开始用手指探索的时候便知道了,刚才在抽插的过程中最激烈却也是这从各种角度顶进去,罗绮体内确是没有敏感点,只能靠着摩擦和刺激其他敏感点来达到高潮。偏偏他又前戏做得不足,没有达到同时释放的地步。

就先这样了啊结尾仓促 因为我懒得写了……看来我要考虑买按摩棒了,居然写的我自己都有心跳的感觉了,果然是太饥渴了吗…

   【完】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